首页地图留学:快讯院校专业误区方案申请排名签证考试:考试培训托福GRE雅思GMAT移民:动态政策经验投资技术生活互动:咨询评估报名博客结伴图库

瑞典移民瑞典人的真实生活解说

瑞典移民瑞典人的真实生活解说

  瑞典王国位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东南部,在挪威和芬兰的中间,是北欧最大的国家。瑞典人一般都会讲两门语言,英语和瑞典语,而瑞典语同时也是芬兰的官方语言。留学360曾跟大家分享过瑞典移民生活的一些心得,有人表示想了解更多,所以接下来就继续分享吧。

  瑞典简介

  瑞典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国家,拥有漫长的海岸线、广阔的森林和大量的湖泊。它是世界上最北端的国家之一。就陆地面积而言,瑞典与西班牙、泰国或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相当。瑞典的国境线自 1905 年以来就没有发生过变化,该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保持中立,而且自1814 年以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战争。

  瑞典拥有悠长的夏日和同等漫长的冬夜,二者之间形成了极度的差异。在夏季,在瑞典处于北极圈以北的地区,太阳整日都停留在空中;即便在斯德哥尔摩(北纬 59 度)这样靠南的地区,6 月份的夜晚也仅有几个小时的半黑暗时间。

  就其地理位置而言,瑞典拥有宜人的气候,其主要成因是一股来自挪威西海岸的海洋暖流,它被称之为“湾流”。

  在历史上的一些时期,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终年都被冰雪覆盖。最近一次的冰川期仅在大约一万多年前才刚刚结束,冰层的重量和移动对这里的地形有着深远的影响。底层岩石裸露在外的坚硬部分经过冲刷变为圆形,成为瑞典海上列岛的一个特点,而洼地则继续加深,形成了山谷和湖泊。

  高冷的瑞典人

  大多数瑞典人的内心是很善良的。可是很多外国人到了瑞典的时候还是感觉到瑞典人的冷,这种冷不是不热情,而是是一种走不进的距离感和疏离感。他们很安静,很有礼貌,文质彬彬,你遇到困难也会伸出援手,可是却无法拥有大伙一起喝酒,大块吃肉的畅快感。永远不要想象可以和瑞典的朋友好到穿一条裤子,他们从小自我,独立,好的教养意识让他们大多数的时候都表现得素质高雅,至少在公共场合的时候是这样的,没有谁有野蛮或者无赖的举动。几十年的老邻居相处得很和睦,每天一起喝咖啡,却可能永远不知道各家其中的各色隐事,个人隐私,久远的故事。无论怎样个人的选择都会被普遍尊重, 比如同性恋,比如终身不嫁,终身未娶,除了涉及人品的行为没有人会对别人的生活说三道四,当然如果是不道德的行为还是会被大部分人鄙视的。

  瑞典的男人也大多数很腼腆,除非他们喝过酒才会和女孩子搭讪,否则无论你多么漂亮迷人,风情万种在瑞典的街头都没有男人的注视或者口哨,抑或嬉皮笑脸的搭讪。街上的人都行色匆匆,除了夏天明媚的阳光下碰到陌生人会打个招呼,或者善意的微笑,多数的时候瑞典人的脸上都挂着距离感。

  和一个瑞典人讨论过他们的冷漠,瑞典人的自我解释是人家说美国人像水蜜桃,外表甜美柔软,内核却是坚硬的,而瑞典人就像坚果,外面是一层坚硬的壳,里面却是柔软芬芳的。听说想和瑞典人交知心的朋友,要付出几年或者半生的时光,但是一旦成为他们的朋友,那份友谊却是终生的。

  在瑞典,没有人情事故,没有趋炎附势,都是淡淡地来淡淡地去。没有腐败,没有绿灯,一切都按原则和规则进行,少了很多人情味也少了很多虚与委蛇。

  冬天对大多数生活在瑞典的人来说都是单调和寂寞的,很少的阳光,很大的雪。从早晨9点多的时候天亮,下午不到三点天就完全黑了。天亮也不是明亮如夏天,而是一丝灰蒙蒙的样子。漫漫长夜,四五个多小时的天亮,阳光也很少出来,让初到瑞典的小编一度很嗜睡且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在南部靠海的马尔默,淅淅沥沥的雨水雪花加上有时出现的大雾,整个冬天都见不到太阳也是很正常的。偶尔有太阳的时候是让人兴奋的,街上便会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尽情地享受阳光,同楼的一个瑞典男生有一次夸张地告诉小编,他习惯了一个冬天没见阳光的天气,明媚的春天来临的日子,看着窗外耀眼的阳光,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笑了一笑自己,想起那是久违的阳光。

  憧憬田园生活的瑞典人

  在许多外国人看来,瑞典是一个早就脱离了农业社会的高度发达的现代化国家。对于那些到瑞典来的人来说,瑞典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也大多是文明、优雅,甚至有一些清高与孤傲。

  不过,假若有更多的机会与普通瑞典人接触,就会多多少少地感受到,在那些金发碧眼、面颊红润的维京人后代的内心深处,有着对乡村深深的眷恋和对大自然的敬畏。

  简朴的乡村传统像烙印一般刻在了瑞典人的心中,他们好像还不大习惯做现代都市人。每到节假日,他们总是那样急急忙忙地逃出都市,去往密林深处或是荒凉小岛上的“别墅”。

  去过几位瑞典人的“别墅”之后,才会知道,所谓的“别墅”,大多不过是一幢涂抹成红色的小木屋而已。

  在斯德哥尔摩等许多都市的郊区,你还会看到一种奇特的景象:大片平整的土地被分成了许多整整齐齐的小块,里面种有各种各样的植物。每到节假日,就能看到有很多人在那里忙碌。这些小块的田地是专为居住在公寓楼房里的人准备的,他们可以租下一小片土地,种上些自己喜欢的花木,闲暇时过一把“农民瘾”。

  一面是显著的、甚至是极度的现代化,一面却是对乡村与大自然的钟爱和痴迷,在其他国家人眼中,常常会为这样的组合而感到惊奇。但正是这一奇特的矛盾,构成了瑞典人性格中与众不同的东西,使他们在创造现代化的同时,对生活、对未来又有着一种安适与平和的期盼。

  一位瑞典人把这样的生活形容为“一次心灵的疗养”,它可以使常年生活在现代化都市的人们多一点儿平和,少一些浮躁。

  诺贝尔奖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每年10月初,全世界的目光都会转向瑞典和挪威,因为诺贝尔奖得主将在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公之于世。荣获了诺贝尔奖的重大发现包括放射性和青霉素。诺贝尔奖被视为全球最享盛誉的大奖。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包括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和巴拉克?奥巴马 (Barack Obama)。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包括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和多丽丝?莱辛 (Doris Lessing),他们各自的著作《百年孤独》和《野草在歌唱》在读者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自 1901 年起,诺贝尔奖每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等时期有数次例外)都会颁发给在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及世界和平领域内取得重大成就的个人和组织。

  12 月 10 日是诺贝尔日。对获奖者而言,充满演讲、会议和招待会的一周将在这一天达到高潮。

  当日,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以及文学领域的获奖者会在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从瑞典国王手中接过奖章、证书和奖金。颁奖典礼结束后将举办庆祝宴会。诺贝尔和平奖也会于同一天在奥斯陆颁发。

  为一个性倾向平等的瑞典而努力

  每个夏天都有那么辉煌的一周,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团体在斯德哥尔摩的大街小巷举行派对——这样说毫不夸张。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 (Stockholm Pride) 为期一周,包括教育、社区建设和纯粹的庆祝活动。然而,在一年中的其他51周里,在瑞典当同性恋又是怎样的呢?

  2013 年,斯德哥尔摩同性恋游行吸引了约 6 万名参与者和 60 万名观众,表明 LGBT 团体(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已成为受瑞典社会欢迎的一部分。

  LGBT 团体显然不是一个同质化的群体,虽然其中的一些人感到心满意足,其他人却可能并不那么快乐。尽管如此,法律和法规会对日常生活有着重大的影响,在过去几十年里,瑞典采取了重要措施,确保 LGBT 人士享有与其他人同样的权利和机会。

  最近通过的法律包括中性化婚姻法(2009 年)、同性伴侣的领养权(2003 年)、女同性恋的人工授精权(2005 年),以及加入到瑞典宪法中的关于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规定(2011 年)。

  国际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双性人协会欧洲分会(ILGA – 欧洲)在一份名为《彩虹欧洲》的年度报告中根据立法情况对各国进行了排名。2013 年,瑞典在 49 个欧洲国家中位列第四。

  然而,如果认为现状已没有改善的空间,那就过于自满了。在瑞典努力实现平等的过程中,立法基准只是中间的步骤,而非最终目标。

  瑞典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联合会 RFSL 的主席 Ulrika Westerlund 表示:“在立法方面,取得了很多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如果认为只需做一些小调整,然后就一切都好,那就危险了。对一个国家而言,这是一种不良的自我形象。”

  Westerlund 指出,变性人的权利尤其需要关注。1972 年,瑞典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允许在法律上改变性身份的国家。不幸的是,这项大胆的立法举措也存在一些缺陷,包括强制绝育 —— 这一项直到 2013 年才被取销。

  瑞典人总体而言对政府当局持有高度的信任。这种信任是由于公共透明度、平等政治及用于保护个人权利的法律和制度的悠久历史而产生的。从 1809 年开始,瑞典就设立了监察专员 (ombudsman) 制度,即代表个人利益的公共机构。

  如果有人感到自己遭受歧视,他/她可以向平等监察专员(Diskrimineringsombudsmannen, DO)寻求帮助 —— 这个政府机构旨在消除所有形式的歧视。

  DO 的 Eva Nikell 表示:“我们处理的一些案例是关于医疗中心如何对待就诊者的。法律明确规定,歧视是不允许的,但这却无法防止诸如无知和偏见之类的事。”

  “例如,医疗从业人员可能会将一种疾病甚或普通感冒与病人的性身份或性别表现做不合逻辑的联系。他们也可能对想要怀孕的女同性恋者抱有成见,从而做出歧视性的决定。目前,我们并不要求医疗从业人士具备 LGBT 相关问题的知识。”

  简而言之,法律毕竟是法律。法律的通过并没有完全消除因性取向或变性身份而引起的歧视现象。

  欧盟基本权利机构的 2012 年 LGBT 调查结果显示,瑞典受访者中有 35 % 认为,自己曾在过去 12 个月中因为性取向而遭受歧视或骚扰。这个数字并不乐观,但仍好于那年的欧盟平均水平:47%。

  瑞典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对同性恋最友好的国家之一,是因为人们不断为进一步的改善而努力。

  除了 RFSL,瑞典还有其他一些 LGBT 组织 —— 从隶属于某些政党的团体到青年组织和特定职业组织,如瑞典同性警察协会。

  这些团体中的大多数会组织活动,发布信息,提供教育和支持。它们一起构建网络,经常与国际 LGBT 运动相互支持。例如,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就通过于 2006 年成立的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国际团结基金参与到后者中。

  瑞典的许多组织也为那些在本国受到迫害的人士争取在瑞典寻求庇护的权利,因为全球仍有约 80 个国家和地区将同性恋行为定为非法(瑞典早在 1944 年就将其合法化了)。

  几个瑞典团体和机构投入资源,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人权活动家之间的合作。瑞典法律也规定,移民局会为因性取向和性别而在原籍国遭受迫害的人士给予庇护。

  人们经常以宗教为理由反对同性恋和变性人。然而,瑞典国教却明确表示认可各种形式的爱。

  2009 年中性化婚姻法生效后不久,瑞典国教便允许举行同性婚礼仪式。个别牧师有权对此持保留意见,但教区还是会找愿意主持仪式的人。

  如此一来,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上有瑞典国教的代表就不足为奇了,他们也会安排彩虹弥撒来反映所有人的平等价值 —— 也是从 LGBT 的角度。彩虹弥撒的牧师 Malin Strindberg 表示:“大多数牧师都能够明智地意识到,同性之爱拥有与其他类型的爱同等的价值。”

  “我之所以会做彩虹弥撒,是因为将自己定义为 LGBT 群体的人们长期以来饱受压迫。这也是教会内部长期以来的一个问题。我做的是我相信耶稣要我做的事。我相信耶稣会与我站在一起。”

  瑞典的性别平等

  瑞典坚信男性和女性应该拥有平等的权力和影响力。基于这种信念,瑞典得以成为世界上性别最平等的国家之一。完善的福利制度使得男女双方都更容易保持工作与家庭生活的平衡。尽管如此,瑞典政府依然意识到了许多方面仍有改善空间。

  性别平等是瑞典现代社会的基石之一。瑞典性别平等政策的目标是要确保女性和男性在人生的各个领域都拥有相同的机会、享有相同的权利并承担相同的义务。

  首要原则是,每个人,无论性别,都有权工作和负担自己的生活,有权平衡事业和家庭生活的关系,有权在不必担心遭受虐待或暴力的环境中生活。

  性别平等不仅意味着男女双方在社会所有领域都获得同等分配,还涉及到质的层面,即要确保男女双方的知识和经验都能够被用来促进所有社会领域的进步。

  在《2012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瑞典被称为全球性别平等的引领者。该报告由世界经济论坛倡议编制,评估经济、政治、教育和卫生等领域的性别平等状况。

  十三世纪五十年代,国王波耶尔?亚尔 (Birger Jarl) 通过一项反对暴力对待女性的法律,禁止强奸和诱拐女性。

  1921 年,女性获得投票权和竞选公职的权利。最早担任议会议员的五位女性是克丝汀?荷塞尔格伦 (Kerstin Hesselgren)、伊丽莎白?塔姆 (Elisabeth Tamm)、艾格达?安斯特隆德 (Agda ?stlund)、娜丽?舍林 (Nelly Thüring) 和波莎?维林 (Bertha Wellin)。

  1965 年,瑞典通过了一项反对婚内强奸的法律。

  1972 年,瑞典废除配偶联合税规定。

  1974 年,瑞典成为世界上首个用育儿假取代产假的国家。

  1975 年,新的堕胎法生效。

  1980 年,瑞典作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在其《王位继承法》中规定,男女平等享有继承权。

  1998 年,颁布实施《禁止暴力伤害女性法》。

  1999 年,《禁止购买性服务法》生效。

  2002 年,育儿假增加到 480 天,父母每人可享受两个月不可转让的育儿假期。

  2005 年,打击性犯罪的新立法进一步保障了每个人免遭性侵犯和自主决定身体的绝对权利。

  2009 年,《反歧视法》取代七部各自独立的反歧视法规。

  2011 年,跟踪 —— 反复骚扰 —— 成为一项违法行为。此项规定的目的是进一步防止男性对女性施暴。

  瑞典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度之一

  瑞典全球知名的福利体系为幸福指数奠定基础,但无微不至,深入细节的人文关怀,才让瑞典人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暖意。

  几年前,英国《卫报》称瑞典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社会”,理由是瑞典成功地在社会平等和经济发达之间找到了平衡。瑞典全球知名的福利体系为幸福指数奠定基础,但无微不至,深入细节的人文关怀,才让瑞典人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暖意。

  在瑞典,一种关怀渗透进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不张扬,却很实在;不知不觉,却受益颇多。在首都斯德哥尔摩,无论是繁华的商业区,还是居民小区里的后街,在人们走累了想要歇脚的时候,总会在不远处出现一张长椅。专为孩子们设计的活动场地随处可见,在瑞典的商店里,家长们可以把小孩留在入口处的儿童乐园,有工作人员的精心看护,孩子们可以玩耍、画画或搭积木。

  在瑞典,男女性别平等首先体现在学校,男孩和女孩都拥有同等的机会。性别平等受到一系列的法律保护,并由反歧视监察专员监督执行。在工作场所,老板有法律义务在员工中倡导男女平等,在发生性骚扰事件时也要采取措施。性别平等还进一步体现在育儿长假制度上。孩子一出生,父亲就自动获得10天假期,同时还和妻子共同享有480天的带薪育儿假。这意味着女性可以更好地完成事业,因为男性在抚养孩子上承担起了更多责任。

  瑞典有着自由和开放的悠久传统,宪法中也明确规定言论自由和人人平等。瑞典是世界上第一个通过《新闻自由法》的国家,新闻界长期对当权者实施监督,以确保他们权力的正当行使。另外瑞典也是对同性恋者最友善的欧洲国家,而且已采取多项措施,在各领域有效打击歧视仇恨同性恋者的煽动行为和暴力犯罪,并立法承认同性伴侣关系,保障同性家庭的子女抚养权等诸多平等权利。

  这一项目由瑞典老年痴呆症基金会资助,加上政府、基金会、博物馆和养老机构的四方参与,带来一种开放的环境。瑞典正在着力打造一个”老年痴呆症友好型社会”,对老年人的健康护理与社会关怀,已成为瑞典福利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瑞典近150万人口有某种程度的残疾。政府从民主和人权的角度出发,为残疾人提供社会和福利上的政策支持,尤其在教育、医疗和就业等领域。残疾人可向市政府申请拨款改造住房。出行不便的人士可获得瑞典社会保险署提供的汽车补贴。国家还负责帮助残疾人找到并保住工作。